实时搜索: 亚瑟打哪个野

亚瑟打哪个野

396条评论 1895人喜欢 4727次阅读 714人点赞
如何评价亚瑟? , 求此游戏全文 , 重谢~~如果全的话会在追加悬赏的。 ...

半梦半醒小游戏中,安野是不是亚瑟? 答案要讲详细些。: 出自日本的一款乙女游戏PERSON A オペラ座の怪人,在游戏里他叫eric。
半梦半醒好感度 索亚: 第一次,叫他索亚 1 第二次,舞会上,把手递过去 1 第三次,演奏回来后,索亚警告自己时,选择“你今晚去剧院了吧” 1 (注意:在走廊上看见索亚,千万别跟上他,他不喜欢别人跟踪窥探他的事,否则会减好感度) 第四次,安野。

王者荣耀老亚瑟被称为野区之王,拥有一连套技能的他,为何被称为抓人能手?:

我感觉王者荣耀,老亚瑟他可以抓人,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大可以一套就把人头给秒了,所以的话他在有大的时候,对人头的收割能力是非常的强的。

还有就是亚瑟的话,他的二技能是可以加速亚瑟的移速的,所以如果亚瑟要进行追人的话,他就直接点击二技能呢,然后这样子他就可以在野区里面跑得很快了。

还有亚瑟他是战士,他像铠爹一样,他是能扛能打的,所以他还是非常的强的,再加上他的上手速度是非常快,所以在新手刚玩王者荣耀的时候,就会有亚瑟的一个英雄,他对于新手而言是非常的友好的,并且他对于玩得好的玩家而言是非常的好的。

他能扛打,又能打出伤害,所以这个英雄是非常的棒的,所以说也去亚瑟他,只要让自己稍微肉一点,然后再出一些攻击装,这样子他说他就能在野区里边,很好的收割人头,抓人。

像亚瑟的话,他要和别人打的时候,就是先举手一个盾,给别人技能沉默,然后当他们要跑的时候,就直接开二级能进行追击,并对敌人进行消耗,当敌人残血的时候,在开大给人家一个大盖帽,这样子一套下来就直接带走对方了,所以说亚瑟被说是抓人能手。

半梦半醒小游戏攻略: 半梦半醒好感度

索亚:
第一次, 叫他索亚 1
第二次, 舞会上,把手递过去 1
第三次, 演奏回来后,索亚警告自己时,选择“你今晚去剧院了吧” 1
(注意:在走廊上看见索亚,千万别跟上他,他不喜欢别人跟踪窥探他的事,否则会减好感度)
第四次, 安野醒不来时,选择找“索亚” 1
第五次, 和索亚在天台,选择回答“不是” 1

安野:
第一次, 在教堂看见他说,对不起,你很像一个人 1
第二次, 对苏菲说,他很像一个人 1
第三次, 舞会上,对安野回答:“他是……” 1
第四次, 舞会后,安野送我回房,他离开时叫住他 1
第五次, 在马车上,回答“恩” 1
第六次, 在琴房,看他睡着,选择伸手碰他 1
第七次, 在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看到安野时,选择“不动” 1
第八次, 回答亚瑟:“恩,很重要” 1
记住,安野和索亚的好感度要同时达到,不然索亚会杀了恩典。

半梦半醒游戏全文: 直到现在,我仍记得那个叫做安野的少年。
那个闯入我单调孤寂生活中,又消失地无影无踪的少年。
“恩典,恩典。。。”
“。。。”“这个声音是,索亚少爷。。。”
听到索亚少爷的声音,我整理好裙摆,推开门跑向厨房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我来了。”
索亚:“恩典,在干什么呢,这么慢。”索亚只穿着一件衬衣,露出结实的胸膛。虽然我已经看惯了他这样,但还是忍不住低下了头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您能先把衣服穿好么?”
索亚:“怎么,我这样不行么?”
恩典: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怕索亚少爷你着凉。”我慌忙地解释着,生怕索亚误会了什么。
索亚:“说过多少遍了,叫我索亚。”索亚突然凑到我耳边,说道。
我回答到:“索。。。索亚。。。”
索亚:“哎,这样才对。”听到我这样叫他,索亚嘴角一勾,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我先去打扫卫生了。”索亚的举动让我慌了神,胡乱搪塞了个理由,跑出了大门。
接下来该去哪呢?所有事都做好了。
自己思索着,却不由自主走到了别院隐蔽的草地中。果然,还是这里最惬意了。无聊的时候我便会一人在这里逗留许久。坐在草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,举起手掌看着阳光从指缝间穿过,洒在脸庞上。
走了一段路后,隐隐约约看到树下有个陌生的身影。感到疑惑的我向那个身影移动。
这是。。。这是。。。一个半边脸戴着面具的男子。他沉沉的睡去,鼻息间发出均匀的呼吸声,卷长浓密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。让我顿时失去了心神。
这个人。。。这个人是谁?我心里有着这样的疑问,小心翼翼地坐在他旁边。
不知不觉间,我竞从早上到黄昏都坐在这里看着他。我这是怎么了,竞对一个陌生人做出这样的举动。只是,为什么看着这个人,我就移不开目光。他像是有什么魔力。勾着我的心神。
“恩。。。”睡在树下的男子像是要醒来了,轻轻喃呢了一声。
我吓得急忙起身,生怕被他发现我在看着他。
恩典:“请问,你是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着,同时想急切知道他是谁。
“。。。”他闭着眼睛沉默着,丝毫不想理睬我。
恩典:“这里是私人别院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这里属于索亚少爷的领地,他是怎么进来的?
“啰嗦。”
恩典:“欸?”
“我说你啰嗦。”“。。。。”
闭着眼睛的男子睁开双眼,他的眼神如同寒冬的冰刃,让我不寒而栗。
“你来这里干什么。”
恩典:“我。。。我是这座别院的女佣,来这里。。。来这里完全是个意外。”我哆哆嗦嗦的向他说着实情,生怕哪句话惹得他不高兴了。
“哦?意外?”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,这一眼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恩典:“啊————”他一把拉过我的手腕,把我按到在地上。他两只手分别拽着我的手腕,俯身压在我身上。
恩典:“你。。。你干嘛。。。”
“你说,你来这里完全是个意外?”
恩典:“是,完全是个意外。”
“你。。。。”
“安野少爷?”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另一个男子打断。
佐尔:“安野少爷,果然是你。”看到来人,我顿时松了口气,原来是佐尔管家。
不过。。。等等,刚刚佐尔叫这个人什么?少爷?安野少爷?
安野:“佐尔,你还真是阴魂不散。”
被叫做安野的人松开禁锢我的双手,从我身上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。
佐尔:“如果索亚少爷回来后知道你又不见了,麻烦的就是我了。”
安野:“呵,那家伙。”听到索亚少爷时,安野竟然笑了。
佐尔:“哦,恩典,你怎么在这里?”发现了我的存在,佐尔管家疑问的问着我。
恩典:“我。。。我。。。”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,反而下意识的望着身旁不远的安野。而后者只是瞥了一眼,就走了。
佐尔:“好了,先回去吧,索亚少爷可找你一天了。”
索亚少爷?糟了,我全忘了。
恩典:“佐尔,我先走了,不然索尔少爷又该生气了。”向佐尔告别后,我马不停蹄的跑回别院。该死,我竟然在这里看了那个叫安野的人一天。刚踏入厨房,那个熟悉的声音就传来了。
索亚:“恩典,你这一天都跑哪去了,你是要饿死本少爷么?”
恩典:“对不起,索亚少爷,我现在就给你去做晚餐。”满心歉意的我走向厨房,索亚却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索亚:“算了算了,你不用做了。”
恩典:“可是。。。”这样真的好吗?
看着索亚满含笑意的脸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突然我想起了刚刚见到的那个人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认识一个叫做安野的人么?”
“。。。”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,因为我看见索亚少爷的表情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索亚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恩典:“今天在花园那边,我看见他了。”
索亚:“是么,他回来了。”索亚闭着眼睛,好似在想着什么事情。
索亚:“恩典,你先去睡吧。”
恩典:“啊?恩。。。”对于索亚少爷这样的反应我很吃惊,但我还是什么都没问。
回到房间里,我趴在床铺上,久久不能入睡。
。。。。
安野。。。我为什么会想到他呢?不过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?怎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。那样冰冷,那样拒人千里的表情。
。。。。
哎呀,不管了,赶紧睡觉吧。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将自己的头埋在枕头中。
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做好了早餐,到集市上去采购。今天,我该去教堂看苏菲圣女了。
来到教堂门口,一个人的身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。
。。。。
这个人。。。这个人。。。怎么那么像安野?可是他又不像安野。眼前的这个人却是满面笑容。
此时这个人正被圣母院的小孩围着,孩子们争先恐后的向他靠近。他不急不怒,反而满脸笑容的看着每一个孩子,给他们说些什么。
这个人。。。真的好像一个温文尔雅的王子。
不管怎样,我都离不开视线。
。。。。
像是注意到了我,他抬头望着我。不过那满脸笑容的脸顿时僵硬起来。这。。。这是怎么回事。。。
“你是谁,为什么一直看着我。”
恩典:“对不起,你很像一个人。”
“哦?是么,那可真是太巧了。”他的表情不再那么僵硬,反倒有些温和。
“亚瑟,该走了。”我还想说些什么,一个女人来到我身边,对着我身旁的他说。
亚瑟:“我先走了,再见。”
恩典:“再见。”和他说了再见之后,我一直目送着他的身影,直到他消失不见为止。
亚瑟么?
苏菲:“恩典,你在看什么?”
恩典:“啊,没什么。”看到苏菲圣女,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,害羞的低下头。
苏菲:“是在看亚瑟么?”
恩典:“苏菲圣女,你认识他么?”
苏菲:“他是最近红的发紫的钢琴家,一有空就会来看圣母院的这些孩子们。”
钢琴家么?还是这么有爱心的钢琴家。
苏菲:“不过恩典,你都不关注这些,怎么会看他呢?”
恩典:“他很像一个人。”
苏菲:“是恩典喜欢的人么?”
恩典:“哪有,不是不是。。。”我涨红着脸,急切地解释着,生怕苏菲圣女误会了什么。“苏菲圣女,不说这些了,这段时间过得还好么?”
苏菲:“有你经常来看望,能不好么?”
。。。。我和苏菲圣女说了很长时间的话,长到我以为我忘记了刚刚遇到的男子。
黄昏的时候,一群人的呼喊声,让我转移了目光。我看见众人都在围着一个人。这个人戴着魔术帽,鼻梁上架着一副圆片眼睛。
这是在变魔术?
不过,这个人。。。。是安野。这次,我绝对不会再认错,绝对是安野。
安野好像注意到我的目光,他的视线也落在我身上。只是他的镜片被夕阳染满光亮,我丝毫望不到他脸上的表情。
他的手一伸,竟然变出一只白鸽。白鸽在我头上盘旋了几圈后竟然用嘴衔住我的发丝,我吃痛的叫了一声。
这是。。。这是要干什么。。。。
只见白鸽又回到安野手上,安野他用手接过白鸽嘴里我的几根头发。安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将我的头发抵在他唇间轻轻一吻。
。。。。
“砰砰。。。砰砰。。。”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。该死,我心跳个什么啊。
我慌慌张张离开了人群,想要急切离开这个地方。
急于离开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安野闪亮的眼神和嘴角勾起的笑意。
终于。。。终于离开了。
在那里呆上片刻,我都怕自己会被安野蛊惑了心智。
“砰砰砰。。。砰砰砰。。。”我好像又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。
还是回去吧。
到了院子的时候,我摸着自己的胸口深吸了几口气,才推门进去。
推开门,大厅里的灯光吓了我一跳。
这是。。。这是要干什么。。。
索亚:“嗨~~~~小恩典,你回来了。”
恩典:“索亚少爷,我可以冒昧的问一句,这是要干什么?”
索亚:“看不出来么,我是要举办舞会。”
恩典:“举办舞会?”这个索亚少爷,一天到晚都是在想些什么啊。。。
索亚:“好了,快去换衣服。”
恩典:“等等。。。。”我没有拒绝索亚少爷,跟着上了去。天啊,连楼梯都被布置成这样。
索亚少爷将我推进房间,并人给我不知什么时候拿在手上的衣服。索亚:“快点给我换上。”
真是的,突然搞什么舞会。我嘴上说着,还是换好了衣服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衣服换好了。”我叫着索亚少爷,打开了房门。
索亚:“不错不错,本少爷的眼光还是这么好。”
我看着索亚少爷的目光,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。好吧,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。
索亚拉我来到了舞会上,舞会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。突然,安静的大厅传来一阵钢琴声。
这是。。。肖邦的夜曲。。。
索亚:“赏个脸跳支舞吧。”
恩典:“索亚少爷。。。”看着索亚少爷的手,我将手递了过去。我看着索亚少爷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。索亚少爷一只手搂着我的腰,一边教着我跳舞的步伐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怎么想起来要办舞会了。”
索亚:“你猜。”
恩典:“。。。”开玩笑么?我怎么可能猜的到?“索亚少爷,我怎么能猜的到。”
索亚:“猜不到就不告诉你。”
恩典:“。。。。”这个索亚少爷,虽然我在他这做了五年的女佣,却还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无聊的我目光看向四周,那个熟悉的身影又映入眼帘。安野。。。
安野戴着面具坐在钢琴前弹奏着肖邦的夜曲,他闭着眼睛,很享受这场演奏。
恩典:“他。。。”
索亚:“怎么,很好奇他在这里?”
恩典:“他是。。。”
索亚:“你果然很好奇。”“他啊,是我父母领养的孩子,”
恩典:“什么?”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惊讶,安野竟然是索亚父母领养的孩子。
索亚:“那么震惊干什么。”
恩典:“没有。。。没有震惊。。”
索亚:“不过,他在你来这当女佣的前几天就离开了这里,如今五年了,他才回来。”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怎么会告诉我这些?”我很好奇,索亚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。
索亚:“我不是告诉,而是警告。”
恩典:“恩?”警告?这是什么意思。
索亚:“虽然这家伙平时少言少语,但却如罂粟花一般,让人忍不住上瘾。”“不过————”不过什么?索亚特意停顿了一下,表情也开始发生一些变化。“不过,他可能随时都会死去。”
。。。。随时都会死去,这又是什么意思?怎么可能会这样。
索亚:“你怕了么?”索亚那样笑着,却让我觉得惊悚,不过下一刻,索亚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。“不过没事,小恩典,你只要不喜欢上他就可以了。”
。。。。不喜欢上他么?我转头看一眼坐在钢琴边的那个人。安野。。。。此时面带笑容的他却显得那么孤寂。
不喜欢上他么?只要不喜欢上他就行了么?
晚上,舞会早已散去。灯灭了,人走了,光亮不在,黑暗永驻。
我却站在楼梯上,一动不动。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难过。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突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,一不留神,我竟踩空了楼梯。只是没有我预料的疼痛,而是传来温暖的体温。这是。。。。安野!!
他竟然直接抱住了将要摔下楼梯的我!我的头抵在他的胸口上,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。“砰砰砰。。。砰砰砰。。。”
恩典:“安野。。。”我失声的叫出了他的名字。清楚的感觉到了抱着我的手轻微颤抖了。
他放开我,恩典:“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安野:“我不能在这里么?”
。。。。他竟然笑了。恩典:“我。。。我不是这个意思。。。”该死,好像一遇到他,我就语无伦次了。
安野:“送你回房间吧。”
恩典:“啊,好。。。。”有点不敢相信,安野竟然会提出送我回房间。明明第一次见他时,他是那样的表情与话语。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呢?难不成他有双重人格么?
安野:“到了。”
恩典:“啊,是啊。。。。谢谢。。。”大厅全暗了,可走廊的灯却亮着。
这就意味着,他要走了吗?为什么会这么不舍?
安野:“我走了。”
恩典:“恩,晚安。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叫住他:“安野!”
安野:“恩?”
恩典:“没。。。没什么。”我竟然就这样脱口而出叫他的名字,太丢人了。
安野:“我走了?”
恩典:“嗯。。好。”我站在那里,目送他的背影,直到他消失不见。这是怎么了?我会感到心中有什么落空了。摇了摇头,拧动了门把,进了房间。
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吧,我又来到了教堂。
不过,这是命运么?我又遇到了他。
亚瑟。。。我为什么会觉得他与安野十分相像?他还是和周围的孩童嬉闹着,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应该是我的错觉吧,安野从不会有过这一面。
亚瑟的笑容在上次那个女人出现后就消失了,反而皱着眉头。他,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么?
突然,他好像是注意到了我的存在,快步向我走来。
亚瑟:“恩典,你会弹钢琴么?”
恩典:“会。。。会一点点。。。”等等,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?
亚瑟:“会就好,跟我走一趟。”
恩典:“哎。。。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亚瑟就拉着我走了,顺便向后面的女人比了一个手势。
走到街上,我就看见一辆马车停在那。
亚瑟:“上去。”
恩典:“什么?”亚瑟命令着我,令我不容反驳。他走到马车边,打开马车的门把,将我推了上去。“亚瑟,你要带我去哪?”我看着对面的亚瑟,发出了疑问。
亚瑟:“晚上有个演出,四手连弹的女伴有事不能去了,找你顶替下。”
恩典:“啊,你说什么?要我去顶替?”这是在开玩笑么?我的钢琴水准连初级都达不到。“不行,我绝对做不到。”我开始乱动,想要从马车上下去。亚瑟只用一只手就按住了我。
亚瑟:“放心,有我。”
。。。。。恩典:“恩。”听到我的回答,亚瑟不再说话。一路上我也找不到话题。
马车停后,亚瑟带我来到琴房。
钢琴,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亚瑟:“过来试试吧。”
恩典:“恩。”
亚瑟:“琴谱认识吗?”
恩典:“认识。”幸亏儿父母还在的时候让钢琴老师教我识过乐谱,不然可就麻烦了。
亚瑟:“那就容易多了,我弹几遍,你先看看乐谱,再看看我的指法,一会儿有错误的地方我会纠正你。”
恩典:“好的。”亚瑟说完,就坐在钢琴边开始演奏。
当亚瑟按下第一个音符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首曲子是什么了。《华丽邂逅》。。。这就是这首曲子的名字。亚瑟要演奏的就是这首曲子么?
华丽邂逅。。。可我的脑海里为什么都是他的身影。。。
是什么时候,我竟对安野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?我这是怎么了。。。
看着正在弹奏的亚瑟,他眼睛微闭,好像十分享受此刻弹琴的感觉。他不愧是当今发红发紫的钢琴家,这首曲子从他手中弹出,竟让人有种幸福的感觉。
儿时,我一直渴望成为一名出色的钢琴家,可现在看到亚瑟,我却觉得自己的梦想多么遥远。等等,为什么我觉得亚瑟此刻的样子十分熟悉。
对了,亚瑟此刻的样子很像安野,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是错觉么?还是每一个热爱钢琴的人都如此?
我沉思着,没有看见亚瑟此刻正在看着我。
亚瑟:“注意,你就是从这里开始演奏。”
恩典:“恩,好。”我回过神来,仔细听着亚瑟弹奏的部分。算了,先不想了,弹奏好曲子才是最重要的。
接下来,亚瑟很耐心地教着我,告诉我哪个音容易出错,并纠正我错误的指法。我不得不感叹,亚瑟真是一位称职的演奏家,对于每个细节要求都那么严格。
一眨眼就是晚上了,我寻找亚瑟的身影。他竟然靠着钢琴边沉沉的睡去了。是什么时候睡着的?我怎么没有发现?他的水颜,怎么也和安野这么相像?他们两个,不会有什么关联吧。看着亚瑟的水颜,我竟然敢伸手去碰他。
“想要触碰他”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逐渐清晰。
“亚瑟!”我还没有触碰到亚瑟,上次在教堂那个女人就推开了房门,吓的我把手缩了回去。
恩典:“你好。”
“你好。”看到是我,女人的脸色没有多好。
恩典:“亚瑟现在睡着了。”
“什么?他又睡着了,这下可麻烦了。”听到她的话,我反而很疑惑。什么是“又睡着了”?难道亚瑟经常睡着?而且,睡觉有什么不好的?叫醒不就行了?当时的我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“你先去化妆间吧,亚瑟交给我处理。”
恩典:“嗯。”
来到化妆间,我竟看到苏菲圣女。
恩典:“苏菲圣女,你怎么在这里?”
苏菲:“是维娜女士带我来叫我给你化妆的,不过没想到亚瑟竟然选中了你。”维娜,是刚刚那个女人吗。。。
恩典:“维娜女士?”
苏菲:“你不知道吗,维娜女士是亚瑟的负责人。”负责人?那亚瑟的事不都归他管么?维娜女士看着就是很严厉的人,亚瑟能受得了吗?等等,我为什么会为他担心?真是奇怪。
恩典:“苏菲圣女,亚瑟会经常睡着吗?”
苏菲:“这个啊,我听维娜女士说过,亚瑟是一睡就是一两天而且是怎么也叫不醒,因为这样,亚瑟耽误了不少演出,维娜女士很是头疼呢。”一睡就是一两天?而且还叫不醒?天呐,亚瑟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打雷不动电劈不醒吧。
亚瑟:“恩典,该走了。”
恩典:“啊,好。”果然啊,背后是不能说人的啊。
和亚瑟一起来到后台,我偷偷掀开红色幕布。居然一个人都没有。
恩典:“亚瑟,真的有人回来么?”
亚瑟:“少废话,你还是先想想谱子吧。”好吧,我的确是该想想谱子了。
过了片刻后,后台的烛火和灯光灭了,舞台上的光透过缝隙洒在后台的地板上。开始了吗?
亚瑟:“恩典,不许失败。”
恩典:“嗯,我会的。”
这时,我看台下————天呐,这么多人来看!他们都是为了听亚瑟演奏才来的吗?没想到亚瑟居然有这么大的魄力。
恍惚间,我看见台下的贵宾间有个熟悉的身影。
索亚?他怎么会来?没有理由啊,他对钢琴从来不感兴趣。难道他和亚瑟认识吗?
想到这里,我竟然沉思起来。
亚瑟:“恩典,接下来该你和声了。”
恩典:“恩。”亚瑟小声的对我说道,我也回过神来。亚瑟他。。。是在帮我么?
一曲终了,台下也欢呼起掌声来。成功了,我和亚瑟成功了。
接下来,我退出了舞台,只留亚瑟一人在台上演奏。
我也来到观众席,看着亚瑟尽情的演奏。
亚瑟他,真是个会发光的人啊。
演出完之后,亚瑟和我站在小巷路口。
恩典:“亚瑟,我回去了。”
亚瑟:“等下,我送你回去。”
恩典:“没事,我自己能回去的。”
亚瑟:“马车来了。”亚瑟拽我到马车前,我还是无法抵抗。他拧开了马车门,示意我上去。
恩典:“亚瑟,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亚瑟:“谢我什么?”
恩典:“谢谢你让我看到闪耀的你。你在舞台上有多闪耀你知道么,就跟夜空中的繁星一样。”
亚瑟:“你是这样认为的吗?”
恩典:“恩。”
亚瑟:“谢谢。”我没有听错吧,亚瑟居然对我说了谢谢。
马车来到别院,与他告别后,还是目送他的马车。
索亚:“小恩典,玩的开心吗?”索亚?他怎么在这?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怎么在这里?吓死我了。”
索亚:“适可而止吧。”
恩典:“嗯?”索亚的语气突然剧变,表情也开始严厉。
索亚:“恩典,适可而止吧。”
恩典:“你说什么?”
索亚:“我不是警告过你了么?”索亚这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恩典:“你今晚出现在剧院了吧,我看见你了。”
索亚:“你。。。说什么。。”果然不出所料,听完我的话以后,表情和语气都不一样了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去了吧,我看见你了。”
索亚:“你一定是看错了,我怎么可能会去那里。”
恩典:“我没看错,索亚少爷,你就在剧院三楼的贵宾房。”听到我这样说,索亚也无话反驳。
索亚:“啰。。。嗦。”索亚结巴了一下,一定发生了什么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。。。”
索亚:“我累了,回去睡了。”
恩典:“恩,索亚少爷晚安。”
索亚:“哼。”索亚哼了一声,转头走了。
我站在原地,思考索亚对我说的话。索亚他,到底是怎么了?
隔天一大早,我收拾好房间,又来到这片草地上。不知不觉,我竟然走到了和安野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
只是,我没有想到,我会遇到他。
安野。。。他。。。他怎么会在这里?
仔细想想,自从那次送我回房间后就没再见过他了。终于见到了呢。
为什么,再见到他的时候,心里会有种踏实的感觉。我可真是越来越奇怪了。
狠狠摇摇头,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,回头看着他。
此时的安野,正逗着飞在他指间的小鸟。他用手轻轻抚摸小鸟的翅膀,不知是痒还是怎么的,小鸟扑腾着翅膀,发出清脆的叫声。听到小鸟的叫声,安野的面色也开始温和起来。这个笑容。。。就好像送我回房间时的那个笑容。安野他笑起来,是这般好看。“砰砰。。。”心脏居然又开始剧烈的跳动。
我站在那没有动。我不忍心打破这样的场景。我想再看看安野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过了一会儿,安野一扬手,放飞了手上的小鸟。
安野:“出来吧。”哎?他是在说我吗?他已经发现我了吗?我还是不敢动。
安野:“恩典,出来吧。”完了,果真是看见我了。
我还是走出去站在他面前一动都不敢动。
安野:“过来。”
恩典:“啊?”我有些吃惊,不过看着安野的眼神还是走了出去。
谁知刚一过去,安野就把我拉在草坪上。我刚一坐下,安野就顺势躺在我腿上。
恩典:“安野。。。”看到安野这样,我开始挣扎。
安野:“别动。”安野说完“别动”两个字,我停止了挣扎。这两个字仿佛有魔力一般。
安野:“让我睡一会儿。”安野说完这句话,句子中竟带着困意。我没有回答,只是默许了。不一会儿,传来安野均匀的呼吸声。睡得可真快啊。
话说回来,安野很喜欢睡觉吗?第一次看见他时也是在睡觉。
转眼间,从清晨到了傍晚。
你丫的,累死我了,还有三分之一,明天给你,实在是太多了,这也叫短篇,求采纳啊!!!我打得很辛苦的,从下午打到晚上。。。

半梦半醒游戏全文: 直到现在,我仍记得那个叫做安野的少年。
那个闯入我单调孤寂生活中,又消失地无影无踪的少年。
“恩典,恩典。。。”
“。。。”“这个声音是,索亚少爷。。。”
听到索亚少爷的声音,我整理好裙摆,推开门跑向厨房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我来了。”
索亚:“恩典,在干什么呢,这么慢。”索亚只穿着一件衬衣,露出结实的胸膛。虽然我已经看惯了他这样,但还是忍不住低下了头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您能先把衣服穿好么?”
索亚:“怎么,我这样不行么?”
恩典: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怕索亚少爷你着凉。”我慌忙地解释着,生怕索亚误会了什么。
索亚:“说过多少遍了,叫我索亚。”索亚突然凑到我耳边,说道。
我回答到:“索。。。索亚。。。”
索亚:“哎,这样才对。”听到我这样叫他,索亚嘴角一勾,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我先去打扫卫生了。”索亚的举动让我慌了神,胡乱搪塞了个理由,跑出了大门。
接下来该去哪呢?所有事都做好了。
自己思索着,却不由自主走到了别院隐蔽的草地中。果然,还是这里最惬意了。无聊的时候我便会一人在这里逗留许久。坐在草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,举起手掌看着阳光从指缝间穿过,洒在脸庞上。
走了一段路后,隐隐约约看到树下有个陌生的身影。感到疑惑的我向那个身影移动。
这是。。。这是。。。一个半边脸戴着面具的男子。他沉沉的睡去,鼻息间发出均匀的呼吸声,卷长浓密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。让我顿时失去了心神。
这个人。。。这个人是谁?我心里有着这样的疑问,小心翼翼地坐在他旁边。
不知不觉间,我竞从早上到黄昏都坐在这里看着他。我这是怎么了,竞对一个陌生人做出这样的举动。只是,为什么看着这个人,我就移不开目光。他像是有什么魔力。勾着我的心神。
“恩。。。”睡在树下的男子像是要醒来了,轻轻喃呢了一声。
我吓得急忙起身,生怕被他发现我在看着他。
恩典:“请问,你是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着,同时想急切知道他是谁。
“。。。”他闭着眼睛沉默着,丝毫不想理睬我。
恩典:“这里是私人别院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这里属于索亚少爷的领地,他是怎么进来的?
“啰嗦。”
恩典:“欸?”
“我说你啰嗦。”“。。。。”
闭着眼睛的男子睁开双眼,他的眼神如同寒冬的冰刃,让我不寒而栗。
“你来这里干什么。”
恩典:“我。。。我是这座别院的女佣,来这里。。。来这里完全是个意外。”我哆哆嗦嗦的向他说着实情,生怕哪句话惹得他不高兴了。
“哦?意外?”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,这一眼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恩典:“啊----”他一把拉过我的手腕,把我按到在地上。他两只手分别拽着我的手腕,俯身压在我身上。
恩典:“你。。。你干嘛。。。”
“你说,你来这里完全是个意外?”
恩典:“是,完全是个意外。”
“你。。。。”
“安野少爷?”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另一个男子打断。
佐尔:“安野少爷,果然是你。”看到来人,我顿时松了口气,原来是佐尔管家。
不过。。。等等,刚刚佐尔叫这个人什么?少爷?安野少爷?
安野:“佐尔,你还真是阴魂不散。”
被叫做安野的人松开禁锢我的双手,从我身上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。
佐尔:“如果索亚少爷回来后知道你又不见了,麻烦的就是我了。”
安野:“呵,那家伙。”听到索亚少爷时,安野竟然笑了。
佐尔:“哦,恩典,你怎么在这里?”发现了我的存在,佐尔管家疑问的问着我。
恩典:“我。。。我。。。”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,反而下意识的望着身旁不远的安野。而后者只是瞥了一眼,就走了。
佐尔:“好了,先回去吧,索亚少爷可找你一天了。”
索亚少爷?糟了,我全忘了。
恩典:“佐尔,我先走了,不然索尔少爷又该生气了。”向佐尔告别后,我马不停蹄的跑回别院。该死,我竟然在这里看了那个叫安野的人一天。刚踏入厨房,那个熟悉的声音就传来了。
索亚:“恩典,你这一天都跑哪去了,你是要饿死本少爷么?”
恩典:“对不起,索亚少爷,我现在就给你去做晚餐。”满心歉意的我走向厨房,索亚却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索亚:“算了算了,你不用做了。”
恩典:“可是。。。”这样真的好吗?
看着索亚满含笑意的脸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突然我想起了刚刚见到的那个人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认识一个叫做安野的人么?”
“。。。”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,因为我看见索亚少爷的表情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索亚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恩典:“今天在花园那边,我看见他了。”
索亚:“是么,他回来了。”索亚闭着眼睛,好似在想着什么事情。
索亚:“恩典,你先去睡吧。”
恩典:“啊?恩。。。”对于索亚少爷这样的反应我很吃惊,但我还是什么都没问。
回到房间里,我趴在床铺上,久久不能入睡。
。。。。
安野。。。我为什么会想到他呢?不过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?怎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。那样冰冷,那样拒人千里的表情。
。。。。
哎呀,不管了,赶紧睡觉吧。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将自己的头埋在枕头中。
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做好了早餐,到集市上去采购。今天,我该去教堂看苏菲圣女了。
来到教堂门口,一个人的身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。
。。。。
这个人。。。这个人。。。怎么那么像安野?可是他又不像安野。眼前的这个人却是满面笑容。
此时这个人正被圣母院的小孩围着,孩子们争先恐后的向他靠近。他不急不怒,反而满脸笑容的看着每一个孩子,给他们说些什么。
这个人。。。真的好像一个温文尔雅的王子。
不管怎样,我都离不开视线。
。。。。
像是注意到了我,他抬头望着我。不过那满脸笑容的脸顿时僵硬起来。这。。。这是怎么回事。。。
“你是谁,为什么一直看着我。”
恩典:“对不起,你很像一个人。”
“哦?是么,那可真是太巧了。”他的表情不再那么僵硬,反倒有些温和。
“亚瑟,该走了。”我还想说些什么,一个女人来到我身边,对着我身旁的他说。
亚瑟:“我先走了,再见。”
恩典:“再见。”和他说了再见之后,我一直目送着他的身影,直到他消失不见为止。
亚瑟么?
苏菲:“恩典,你在看什么?”
恩典:“啊,没什么。”看到苏菲圣女,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,害羞的低下头。
苏菲:“是在看亚瑟么?”
恩典:“苏菲圣女,你认识他么?”
苏菲:“他是最近红的发紫的钢琴家,一有空就会来看圣母院的这些孩子们。”
钢琴家么?还是这么有爱心的钢琴家。
苏菲:“不过恩典,你都不关注这些,怎么会看他呢?”
恩典:“他很像一个人。”
苏菲:“是恩典喜欢的人么?”
恩典:“哪有,不是不是。。。”我涨红着脸,急切地解释着,生怕苏菲圣女误会了什么。“苏菲圣女,不说这些了,这段时间过得还好么?”
苏菲:“有你经常来看望,能不好么?”
。。。。我和苏菲圣女说了很长时间的话,长到我以为我忘记了刚刚遇到的男子。
黄昏的时候,一群人的呼喊声,让我转移了目光。我看见众人都在围着一个人。这个人戴着魔术帽,鼻梁上架着一副圆片眼睛。
这是在变魔术?
不过,这个人。。。。是安野。这次,我绝对不会再认错,绝对是安野。
安野好像注意到我的目光,他的视线也落在我身上。只是他的镜片被夕阳染满光亮,我丝毫望不到他脸上的表情。
他的手一伸,竟然变出一只白鸽。白鸽在我头上盘旋了几圈后竟然用嘴衔住我的发丝,我吃痛的叫了一声。
这是。。。这是要干什么。。。。
只见白鸽又回到安野手上,安野他用手接过白鸽嘴里我的几根头发。安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将我的头发抵在他唇间轻轻一吻。
。。。。
“砰砰。。。砰砰。。。”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。该死,我心跳个什么啊。
我慌慌张张离开了人群,想要急切离开这个地方。
急于离开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安野闪亮的眼神和嘴角勾起的笑意。
终于。。。终于离开了。
在那里呆上片刻,我都怕自己会被安野蛊惑了心智。
“砰砰砰。。。砰砰砰。。。”我好像又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。
还是回去吧。
到了院子的时候,我摸着自己的胸口深吸了几口气,才推门进去。
推开门,大厅里的灯光吓了我一跳。
这是。。。这是要干什么。。。
索亚:“嗨~~~~小恩典,你回来了。”
恩典:“索亚少爷,我可以冒昧的问一句,这是要干什么?”
索亚:“看不出来么,我是要举办舞会。”
恩典:“举办舞会?”这个索亚少爷,一天到晚都是在想些什么啊。。。
索亚:“好了,快去换衣服。”
恩典:“等等。。。。”我没有拒绝索亚少爷,跟着上了去。天啊,连楼梯都被布置成这样。
索亚少爷将我推进房间,并人给我不知什么时候拿在手上的衣服。索亚:“快点给我换上。”
真是的,突然搞什么舞会。我嘴上说着,还是换好了衣服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衣服换好了。”我叫着索亚少爷,打开了房门。
索亚:“不错不错,本少爷的眼光还是这么好。”
我看着索亚少爷的目光,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。好吧,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。
索亚拉我来到了舞会上,舞会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。突然,安静的大厅传来一阵钢琴声。
这是。。。肖邦的夜曲。。。
索亚:“赏个脸跳支舞吧。”
恩典:“索亚少爷。。。”看着索亚少爷的手,我将手递了过去。我看着索亚少爷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。索亚少爷一只手搂着我的腰,一边教着我跳舞的步伐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怎么想起来要办舞会了。”
索亚:“你猜。”
恩典:“。。。”开玩笑么?我怎么可能猜的到?“索亚少爷,我怎么能猜的到。”
索亚:“猜不到就不告诉你。”
恩典:“。。。。”这个索亚少爷,虽然我在他这做了五年的女佣,却还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无聊的我目光看向四周,那个熟悉的身影又映入眼帘。安野。。。
安野戴着面具坐在钢琴前弹奏着肖邦的夜曲,他闭着眼睛,很享受这场演奏。
恩典:“他。。。”
索亚:“怎么,很好奇他在这里?”
恩典:“他是。。。”
索亚:“你果然很好奇。”“他啊,是我父母领养的孩子,”
恩典:“什么?”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惊讶,安野竟然是索亚父母领养的孩子。
索亚:“那么震惊干什么。”
恩典:“没有。。。没有震惊。。”
索亚:“不过,他在你来这当女佣的前几天就离开了这里,如今五年了,他才回来。”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怎么会告诉我这些?”我很好奇,索亚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。
索亚:“我不是告诉,而是警告。”
恩典:“恩?”警告?这是什么意思。
索亚:“虽然这家伙平时少言少语,但却如罂粟花一般,让人忍不住上瘾。”“不过----”不过什么?索亚特意停顿了一下,表情也开始发生一些变化。“不过,他可能随时都会死去。”
。。。。随时都会死去,这又是什么意思?怎么可能会这样。
索亚:“你怕了么?”索亚那样笑着,却让我觉得惊悚,不过下一刻,索亚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。“不过没事,小恩典,你只要不喜欢上他就可以了。”
。。。。不喜欢上他么?我转头看一眼坐在钢琴边的那个人。安野。。。。此时面带笑容的他却显得那么孤寂。
不喜欢上他么?只要不喜欢上他就行了么?
晚上,舞会早已散去。灯灭了,人走了,光亮不在,黑暗永驻。
我却站在楼梯上,一动不动。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难过。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“啊--------”突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,一不留神,我竟踩空了楼梯。只是没有我预料的疼痛,而是传来温暖的体温。这是。。。。安野!!
他竟然直接抱住了将要摔下楼梯的我!我的头抵在他的胸口上,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。“砰砰砰。。。砰砰砰。。。”
恩典:“安野。。。”我失声的叫出了他的名字。清楚的感觉到了抱着我的手轻微颤抖了。
他放开我,恩典:“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安野:“我不能在这里么?”
。。。。他竟然笑了。恩典:“我。。。我不是这个意思。。。”该死,好像一遇到他,我就语无伦次了。
安野:“送你回房间吧。”
恩典:“啊,好。。。。”有点不敢相信,安野竟然会提出送我回房间。明明第一次见他时,他是那样的表情与话语。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呢?难不成他有双重人格么?
安野:“到了。”
恩典:“啊,是啊。。。。谢谢。。。”大厅全暗了,可走廊的灯却亮着。
这就意味着,他要走了吗?为什么会这么不舍?
安野:“我走了。”
恩典:“恩,晚安。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叫住他:“安野!”
安野:“恩?”
恩典:“没。。。没什么。”我竟然就这样脱口而出叫他的名字,太丢人了。
安野:“我走了?”
恩典:“嗯。。好。”我站在那里,目送他的背影,直到他消失不见。这是怎么了?我会感到心中有什么落空了。摇了摇头,拧动了门把,进了房间。
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吧,我又来到了教堂。
不过,这是命运么?我又遇到了他。
亚瑟。。。我为什么会觉得他与安野十分相像?他还是和周围的孩童嬉闹着,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。应该是我的错觉吧,安野从不会有过这一面。
亚瑟的笑容在上次那个女人出现后就消失了,反而皱着眉头。他,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么?
突然,他好像是注意到了我的存在,快步向我走来。
亚瑟:“恩典,你会弹钢琴么?”
恩典:“会。。。会一点点。。。”等等,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?
亚瑟:“会就好,跟我走一趟。”
恩典:“哎。。。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亚瑟就拉着我走了,顺便向后面的女人比了一个手势。
走到街上,我就看见一辆马车停在那。
亚瑟:“上去。”
恩典:“什么?”亚瑟命令着我,令我不容反驳。他走到马车边,打开马车的门把,将我推了上去。“亚瑟,你要带我去哪?”我看着对面的亚瑟,发出了疑问。
亚瑟:“晚上有个演出,四手连弹的女伴有事不能去了,找你顶替下。”
恩典:“啊,你说什么?要我去顶替?”这是在开玩笑么?我的钢琴水准连初级都达不到。“不行,我绝对做不到。”我开始乱动,想要从马车上下去。亚瑟只用一只手就按住了我。
亚瑟:“放心,有我。”
。。。。。恩典:“恩。”听到我的回答,亚瑟不再说话。一路上我也找不到话题。
马车停后,亚瑟带我来到琴房。
钢琴,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亚瑟:“过来试试吧。”
恩典:“恩。”
亚瑟:“琴谱认识吗?”
恩典:“认识。”幸亏儿父母还在的时候让钢琴老师教我识过乐谱,不然可就麻烦了。
亚瑟:“那就容易多了,我弹几遍,你先看看乐谱,再看看我的指法,一会儿有错误的地方我会纠正你。”
恩典:“好的。”亚瑟说完,就坐在钢琴边开始演奏。
当亚瑟按下第一个音符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首曲子是什么了。《华丽邂逅》。。。这就是这首曲子的名字。亚瑟要演奏的就是这首曲子么?
华丽邂逅。。。可我的脑海里为什么都是他的身影。。。
是什么时候,我竟对安野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?我这是怎么了。。。
看着正在弹奏的亚瑟,他眼睛微闭,好像十分享受此刻弹琴的感觉。他不愧是当今发红发紫的钢琴家,这首曲子从他手中弹出,竟让人有种幸福的感觉。
儿时,我一直渴望成为一名出色的钢琴家,可现在看到亚瑟,我却觉得自己的梦想多么遥远。等等,为什么我觉得亚瑟此刻的样子十分熟悉。
对了,亚瑟此刻的样子很像安野,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是错觉么?还是每一个热爱钢琴的人都如此?
我沉思着,没有看见亚瑟此刻正在看着我。
亚瑟:“注意,你就是从这里开始演奏。”
恩典:“恩,好。”我回过神来,仔细听着亚瑟弹奏的部分。算了,先不想了,弹奏好曲子才是最重要的。
接下来,亚瑟很耐心地教着我,告诉我哪个音容易出错,并纠正我错误的指法。我不得不感叹,亚瑟真是一位称职的演奏家,对于每个细节要求都那么严格。
一眨眼就是晚上了,我寻找亚瑟的身影。他竟然靠着钢琴边沉沉的睡去了。是什么时候睡着的?我怎么没有发现?他的水颜,怎么也和安野这么相像?他们两个,不会有什么关联吧。看着亚瑟的水颜,我竟然敢伸手去碰他。
“想要触碰他”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逐渐清晰。
“亚瑟!”我还没有触碰到亚瑟,上次在教堂那个女人就推开了房门,吓的我把手缩了回去。
恩典:“你好。”
“你好。”看到是我,女人的脸色没有多好。
恩典:“亚瑟现在睡着了。”
“什么?他又睡着了,这下可麻烦了。”听到她的话,我反而很疑惑。什么是“又睡着了”?难道亚瑟经常睡着?而且,睡觉有什么不好的?叫醒不就行了?当时的我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“你先去化妆间吧,亚瑟交给我处理。”
恩典:“嗯。”
来到化妆间,我竟看到苏菲圣女。
恩典:“苏菲圣女,你怎么在这里?”
苏菲:“是维娜女士带我来叫我给你化妆的,不过没想到亚瑟竟然选中了你。”维娜,是刚刚那个女人吗。。。
恩典:“维娜女士?”
苏菲:“你不知道吗,维娜女士是亚瑟的负责人。”负责人?那亚瑟的事不都归他管么?维娜女士看着就是很严厉的人,亚瑟能受得了吗?等等,我为什么会为他担心?真是奇怪。
恩典:“苏菲圣女,亚瑟会经常睡着吗?”
苏菲:“这个啊,我听维娜女士说过,亚瑟是一睡就是一两天而且是怎么也叫不醒,因为这样,亚瑟耽误了不少演出,维娜女士很是头疼呢。”一睡就是一两天?而且还叫不醒?天呐,亚瑟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打雷不动电劈不醒吧。
亚瑟:“恩典,该走了。”
恩典:“啊,好。”果然啊,背后是不能说人的啊。
和亚瑟一起来到后台,我偷偷掀开红色幕布。居然一个人都没有。
恩典:“亚瑟,真的有人回来么?”
亚瑟:“少废话,你还是先想想谱子吧。”好吧,我的确是该想想谱子了。
过了片刻后,后台的烛火和灯光灭了,舞台上的光透过缝隙洒在后台的地板上。开始了吗?
亚瑟:“恩典,不许失败。”
恩典:“嗯,我会的。”
这时,我看台下----天呐,这么多人来看!他们都是为了听亚瑟演奏才来的吗?没想到亚瑟居然有这么大的魄力。
恍惚间,我看见台下的贵宾间有个熟悉的身影。
索亚?他怎么会来?没有理由啊,他对钢琴从来不感兴趣。难道他和亚瑟认识吗?
想到这里,我竟然沉思起来。
亚瑟:“恩典,接下来该你和声了。”
恩典:“恩。”亚瑟小声的对我说道,我也回过神来。亚瑟他。。。是在帮我么?
一曲终了,台下也欢呼起掌声来。成功了,我和亚瑟成功了。
接下来,我退出了舞台,只留亚瑟一人在台上演奏。
我也来到观众席,看着亚瑟尽情的演奏。
亚瑟他,真是个会发光的人啊。
演出完之后,亚瑟和我站在小巷路口。
恩典:“亚瑟,我回去了。”
亚瑟:“等下,我送你回去。”
恩典:“没事,我自己能回去的。”
亚瑟:“马车来了。”亚瑟拽我到马车前,我还是无法抵抗。他拧开了马车门,示意我上去。
恩典:“亚瑟,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亚瑟:“谢我什么?”
恩典:“谢谢你让我看到闪耀的你。你在舞台上有多闪耀你知道么,就跟夜空中的繁星一样。”
亚瑟:“你是这样认为的吗?”
恩典:“恩。”
亚瑟:“谢谢。”我没有听错吧,亚瑟居然对我说了谢谢。
马车来到别院,与他告别后,还是目送他的马车。
索亚:“小恩典,玩的开心吗?”索亚?他怎么在这?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怎么在这里?吓死我了。”
索亚:“适可而止吧。”
恩典:“嗯?”索亚的语气突然剧变,表情也开始严厉。
索亚:“恩典,适可而止吧。”
恩典:“你说什么?”
索亚:“我不是警告过你了么?”索亚这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恩典:“你今晚出现在剧院了吧,我看见你了。”
索亚:“你。。。说什么。。”果然不出所料,听完我的话以后,表情和语气都不一样了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去了吧,我看见你了。”
索亚:“你一定是看错了,我怎么可能会去那里。”
恩典:“我没看错,索亚少爷,你就在剧院三楼的贵宾房。”听到我这样说,索亚也无话反驳。
索亚:“啰。。。嗦。”索亚结巴了一下,一定发生了什么。
恩典:“索亚少爷,你。。。”
索亚:“我累了,回去睡了。”
恩典:“恩,索亚少爷晚安。”
索亚:“哼。”索亚哼了一声,转头走了。
我站在原地,思考索亚对我说的话。索亚他,到底是怎么了?
隔天一大早,我收拾好房间,又来到这片草地上。不知不觉,我竟然走到了和安野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
只是,我没有想到,我会遇到他。
安野。。。他。。。他怎么会在这里?
仔细想想,自从那次送我回房间后就没再见过他了。终于见到了呢。
为什么,再见到他的时候,心里会有种踏实的感觉。我可真是越来越奇怪了。
狠狠摇摇头,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,回头看着他。
此时的安野,正逗着飞在他指间的小鸟。他用手轻轻抚摸小鸟的翅膀,不知是痒还是怎么的,小鸟扑腾着翅膀,发出清脆的叫声。听到小鸟的叫声,安野的面色也开始温和起来。这个笑容。。。就好像送我回房间时的那个笑容。安野他笑起来,是这般好看。“砰砰。。。”心脏居然又开始剧烈的跳动。
我站在那没有动。我不忍心打破这样的场景。我想再看看安野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过了一会儿,安野一扬手,放飞了手上的小鸟。
安野:“出来吧。”哎?他是在说我吗?他已经发现我了吗?我还是不敢动。
安野:“恩典,出来吧。”完了,果真是看见我了。
我还是走出去站在他面前一动都不敢动。
安野:“过来。”
恩典:“啊?”我有些吃惊,不过看着安野的眼神还是走了出去。
谁知刚一过去,安野就把我拉在草坪上。我刚一坐下,安野就顺势躺在我腿上。
恩典:“安野。。。”看到安野这样,我开始挣扎。
安野:“别动。”安野说完“别动”两个字,我停止了挣扎。这两个字仿佛有魔力一般。
安野:“让我睡一会儿。”安野说完这句话,句子中竟带着困意。我没有回答,只是默许了。不一会儿,传来安野均匀的呼吸声。睡得可真快啊。
话说回来,安野很喜欢睡觉吗?第一次看见他时也是在睡觉。
转眼间,从清晨到了傍晚。
你丫的,累死我了,还有三分之一,明天给你,实在是太多了,这也叫短篇,求采纳啊!!!我打得很辛苦的,从下午打到晚上。。。

  • ps lut 在哪

    如何运用docker配合python开发环境实例: 传统的做法大多数人可能会选择virtualenv来隔离,但是它有很多明显的缺点:无法提供完全的隔离如果不想在正式环境中使用,它就会造成差异而随着容器技术的日渐成熟和普及,Docker无疑成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优解 本文...

    221条评论 3360人喜欢 3144次阅读 296人点赞
  • gta5线上能有几个车库

    PPT设置了加页码,但是无反应。: 方法一:转换成WORD方法二:你设置页脚!具体:视图----页眉页脚---想让它居中的话就一页一页的设置,在页脚前打上勾,在幻灯片编号前的勾去掉,并在页脚内容里写上页码! ...

    551条评论 2130人喜欢 4902次阅读 332人点赞
  • dnf强化界莫比斯是谁

    EURO CENT 20 什么意思 相当于多少人民币: 欧币20欧分吧。 汇率每天都在变,换算结果也会跟着变。刚才用软件换算得到:0.2欧元(EUR) = 1.77元人民币(CNY) 可参考智能手机软件:Smart汇率换算器,进行实时换算。中国联通 沃商店(网址:sto...

    622条评论 4914人喜欢 4583次阅读 508人点赞
  • note4有几个版本

    梦幻西游20修点到25要多少钱: 单项法修攻修猎术, 20-25需要 9165万,等级145, 消耗资材15275帮贡需要达到3750点!防御类消耗金钱 6110万 其他都一样!O(∩_∩)O谢谢望采纳! ...

    972条评论 5451人喜欢 2128次阅读 976人点赞
  • mp288怎样清零

    怎么使用Docker搭建PHP开发环境: Docker流行之前,要搭建开发环境通常有两种选择:一种是使用wamp、xampp、mamp等集成开发环境安装包,另外一种就是使用普通虚拟机来安装linux服务器,然后通过下载一键安装包(如:lnmp)或者逐个安装做...

    509条评论 3010人喜欢 3004次阅读 237人点赞
  • 10月有哪些花

    母亲脾气暴躁,从来不会反思自己,遇到什么事情都要推到别人身上,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。还有遇到一点改: 我从小也是很乖很优秀了,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。可是你知道别人家的孩子天天被毒打吗?小孩犯错是一回事,母亲情绪有问题是另一回事。我妈不仅要打骂我,还要给我讲很多道理,以爱之名,所以我在上高中之前对她都是又爱又崇拜又怕,...

    390条评论 5073人喜欢 2358次阅读 419人点赞